脾氣

剛開始認識的時候,因為外型和聲線屬於輕描淡寫的類型總被誤認是個溫柔嫻淑的女生,脾氣很好不會鬧情緒,深入交往之後才驚覺我果然是獅子座的。以前會大吵大鬧,現在板起面孔不理不睬便算了,因為過了二十年,明白到發脾氣沒有人哄是一件很尷尬的事。

廣告

無意義To-do-list

  1. 食一個好濟好濟好濟好濟嘅蛋黃卡邦尼長通粉,然後嘆一杯飲完即肚痛嘅凍檸茶少甜,坐一個下晝發呆。
  2. 讀完Thirteen Reasons Why,然後再係Netflix追埋套戲。
  3. 放假可以去一次赤柱chill下。
  4. 執好亂到就嚟無位瞓嘅床。
  5. 報個陶瓷班玩吓。
  6. 買一個書櫃仔裝好最近好鍾意嘅二十本書,放假可以坐係地下睇書,邊飲日本蜜柑酒。
  7. 換翻喺泰國買嘅貓頭鷹椰殼燈做三腳插。
  8. 重新裝飾床尾嘅水松本板。
  9. 曬翻啲菲林出嚟。
  10. 買新菲相,至少十卷,其中兩捲買黑白色嘅。

We Are Young In Love.

    再看《給茱麗葉的信》,依然覺得動人,每看一次便感嘆一次,以前認為詩人說自己醉倒在美景之中純屬「無嘢搵嘢嚟寫」,長大後才明白「景不醉人人自醉」是真有其事。在Verona的話,每天都想談戀愛。

    以「True love is never too late」為主題的愛情電影太多,卻鮮有將never too late的精髓表現出來—在愛情裡面我們將永遠年輕。如Lorenzo所講,早晨外出騎馬的時候他覺得自己仍然是個老人,中午回家重遇Carrie後又像重活了一次。儘管以前錯過的時光令人遺憾,但此時能在一起便是對的時機,哪裡有分遲或不遲呢?

    星期四,天色不好,有點陰鬱。巴士上鄰座坐了一個年近半百的女人,從電話屏幕顯示的聯絡人稱謂可以斷定她出軌了—老公和「中醫世家(傑)」,而她正在用微信語音「看診」。

    雖然她的年紀完全反映在鬆弛乾垂的皮膚上,粉底不僅沒有摭蓋瑕疵,倒把紋路顯示得更清晰,但她的心境如少女一樣,不停地撒嬌,相信這位中醫懂得「妙手回春」吧。拉高早已沙啞低沉的聲線,「陰聲細氣」地計較著對方沒有回撥來電,埋怨他不聽自己的話,我在旁邊雞皮竪到直至下車才罷休。

    我相信她相信自己當下遇見真愛,雖然有些人每次談戀愛都會像初戀般投入,現實終究是現實,沒有燈光和Verona的映襯,與Carrie相比,她只是臨老入花叢同時紅杏出牆的阿嬸,不好看不浪漫不道德,但至少心情應該是一樣的吧。不過要遇見一個Lorenazo比中六合彩更難,起碼每隔幾期都會派彩一次,希望她的全情投入也被真心相待。

Dear Claire,

What and if are two words as nonthreatening as words can be. But put them together, side by side, and they have the power to haunt you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

What if?

What if?

What if?

I don’t know how your story ended but if what you felt then was true love then it’s never too late. If it was true then, why wouldn’t it be true now? You only need the courage to follow your heart.

I don’t know what a love like Juliet’s feels like, a love to leave loved ones for, a love to cross oceans for, but I’d like to believe, if ever I were to feel it, that I’d have the courage to seize it. And Claire if you didn’t, I hope one day that you will.

    很喜歡那一句“If it was true then, why wouldn’t it be true now? ”,真愛沒有過期的一天,只有等待兌現的時候,而Sophie的回信便是提醒Carrie時機成熟了。

    電影總是美好,我始終不會相信這個世界存在終其一生,眼裡心裡只容得下一個人,至死不渝,愈高流動性的社會離婚率愈高,娶了這個轉個街口遇上另一個才懊惱自己太早結婚,嫁了那個辦公事來了個新同事便心癢難耐,每分每秒都有嬰兒被孕育,他們有多少注定要成為這個墮落的世界的犧牲品,然後待三十年後,他們又成為像父母親一樣可惡的人,生產更多可憐蟲來到這個墮落的世界成為犧牲品,每天過著沒有安全感、存在感的生活直至死亡?即使愛情離自己只有一步之遙,仍然不會相信幸福會降臨,只好嬉皮笑臉地掩飾心痛,或是厲色疾聲地迴避別人的好意,自得其樂地做一座孤島,沒有人開墾的荒土,也挺好的。